集五福也逐渐被定义成一个“互联网时代的过年

2020-02-29 19:13栏目:支付宝红包

  福卡所到之处,到处可见“阿里动物园”的身影。“领高德好礼,享打车红包”、“上优酷过福年,0元抽大奖”,一张张福字变成了喜庆的广告版,阿里系的产品以拜年之名,乘机塞起了各种礼券。

  不过在动辄“百亿补贴”、“二十亿红包”面前,集五福的玩法越来越复杂,集齐的人越来越多,五福的奖金却没怎么涨。

  2016年和2017年,集五福的奖金分别为2亿元。第一年79万人平分了270多元。也正因为集齐人数太少,导致骂声一片。第二年,集齐的人猛增至1.68亿,最高的拿到666元,最少的只有几毛钱。到手的钱太少,也有人因此怨气冲天。

  2018年和2019年,奖金池扩大到5亿,分别有2.51亿和3.3亿人集齐了五福。奖金发放依旧采用拼手气的方式,比如,去年中奖金额就多为1.68 和 2.08 元。

  参与用户数太大,支付宝就算砸100亿,按照去年的人数计算,平均一人只能分得30多块,难有实质上的惊喜。打法上,集五福也逐渐被定义成一个“互联网时代的过年方式”,试图成为一种新的文化传承。淡化“谈钱”后,支付宝的目的还是在于拉新和促活,今年的五福就暗藏不少“小心计”。

集五福也逐渐被定义成一个“互联网时代的过年相关新闻

  • qq空间怎么发红包,重生九零带着红包群
  • 满月酒红包,给红包,越南人清明节主要是祭祖扫墓
  • 快赚钱,下载苹果软件,花生日记下载,点击【我的
  • 结婚红包上写什么,微信假转账仿真图
  • 红包助手,修仙女配红包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