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海公司主营软件开发

2020-03-12 02:20栏目:现金红包
TAG: 微现金

  不负好春光,复工正当时。从近日全国通报的数据来看,新增确诊病例数大幅降低,治愈出院病例数逐日增多,疫情防控形势逐步趋明向稳。受租金、人员工资、运营成本等压力所困,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,小微现金流严重吃紧。

  2020年疫情来势汹汹,在现金流的生死线下,许多行业龙头企业公开表明难以承受长期停业的压力,王思聪光顾的K歌之王全体裁员;西贝餐饮告急,“账上现金撑不过三个月”;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,即使不开业,每天天一亮就要支付250万的固定成本,如果持续停业,同样撑不过三个月。

  2月6日,兄弟连的创办人李超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表了《致兄弟连全体学员、员工、股东的一封信》,宣布了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,同时员工全部遣散等消息。

  大企业尚且如此,本就经营状况不佳的小微企业,在这次疫情的冲击下更是度日如年。

  成都高新区老板王华(化名)主要经营定制旅游产品。“疫情来得突然,我们公司累计订单取消额已经达到百万元。”王华说这次疫情让他们至少停业一年。

  高星(化名)去年开始进入餐饮行业,在成都春熙路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特色泰餐店面,员工有30多个。眼看经营走上正轨了,疫情突然来了,一夜回到解放前。

  成都老板黄智(化名)刚刚和朋友合资开了一家火锅店,请了10多个员工,1月16日开业,本来想着趁过年大赚一笔,结果1月20日疫情发酵后,店面就关门了,损失惨重。

  疫情发生后,从中央到各地方密切出台政策措施,稳定经济运行。主要集中在减轻企业负担、加大金融支持、优化提升服务、稳定员工队伍和生产经营支持这5大类。在金融支持方面,多地均提出鼓励各银行机构采取适当下调贷款利率、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,以及加大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。2月6日,成都市政府已发布通知明确:确保中小微企业融资总量增加、利率下降。

  银行业同步发力,通过线上授信、简化贷款流程、允许延期还款等手段,实现“不抽贷、不压贷、不断贷”的监管要求,在纾困小微企业方面全力以赴。

  但小微企业依然很难贷到款,甚至“贷不到款”。成都老板李浩(化名)用他自己的话说“最近快急疯了”。李浩手上有家商贸公司,受进货款垫资的周期性影响,“平均每年都需要贷款3-4次”用于周转。2月,员工工资、下游尾款,“还有一笔去年办的先息后本的贷款该归本了……”钱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但“疫情来了,我都没开业,也没有经营流水,贷款都拿不到”。银行贷款指望不上了,李浩最近在寻找一些民间借贷的渠道。

  老板曾海(化名)的现金流难题更甚。曾海公司主营软件开发,前些年经营不善,公司员工从80人骤减到30人左右,“那时候为了稳住公司,贷了不少款,房子车子都抵押了,就连我老婆的公积金都取出来用了。”2019年经营状况开始好转,员工人数稳定在60人左右。年初,曾海开始四处寻找融资通道,为2020年再扩大规模做准备。谁知疫情之下,收入一下子断了。“扩大规模的事我就不想了,主要愁的是之前贷的款还不上。”曾海听说受疫情影响可以延期还款、办理续贷,联系银行得到了如下回复:

  王章(化名)在成都高新区经营一家10人左右的公司,主营酒店预订代理,包括会议约定、客房预订等。2020春节期间,受疫情影响,3000多单预订全部取消,直接损失12万。2月,王章给员工整体降薪30%以自救。另一方面王章多方寻求融资通道,最终成功拿到35万纯信用银行贷款。

  王章介绍,此次融资是通过一家助贷中介机构,“2月初出不了门,我看到之前打过电话的中介在朋友圈说可以线上放款,就抱着试试的心态……”实际上,助贷这个词对小微们来说并不陌生,助贷机构的核心业务在于链接借款人与金融机构,为借款人匹配金融机构及产品,为金融机构推荐目标客户。

  进一步沟通得知,王章此次办理的渠道为成都众象旗下的银行直贷,2018年底才上线的助贷新业务。核心概念在于:链接银行贷款,区别于传统助贷中介,不收取手续费。

  2020年2月24日,众象推出了企业主《千万贴息计划》:给予办理银行直贷的企业主(含个体、企业股东)融资贴息优惠,贴息力度为贷款金额*0.5%(5厘)。即企业主办理100万银行直贷,一次性给予贴息优惠5000元。

  成都青羊区某文化传媒公司股东肖睿(化名)于2月26日在众象办理了30万银行直贷用于企业周转,一次性获取贴息优惠1500元。

  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末,全国口径小微企业有贷款余额的户数1723.23万户。但据民间数据显示,目前我国小微企业数量已达10140万户(企业2640万户,个体工商户7500万户)。这样看来,仍有80%以上的小微企业未能获得信贷服务。

  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如何有效地为小微企业提供信贷融资服务,以支持其发展,目前仍然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。在我国,小微企业的平均寿命在3年左右,经营波动大,抗风险能力也相对弱。同时,相较于大中型企业,小微企业规范性不足,经营管理比较随意,没有严谨的财务和审计制度,企业相关信息的书面化程度不足,现代公司治理更无从谈起,难以套用常规的银行信贷业务流程。因此,我国大部分银行在提供小微企业融资上十分谨慎,加上业务开展成本较高,导致小微信贷利率较高。这就形成了小微企业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问题。此次疫情影响,小微失去了经营流水,雪上加霜。

  当前,伴随小微企业复工复产速度加快,融资需求更为迫切,市场急需更多如“银行贴息直贷”这样可落地执行的融资新力量,用政府、银行业、金融机构“几家抬”的思路来共同做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,拭目以待。

曾海公司主营软件开发相关新闻

  • 超级红包,华为微信红包提醒怎么设置来了
  • 微信红包怎么提现,微信摇一摇红包,包,老师有时
  • 红包给多少,末世红包群之交易群
  • 红包自动抢,红包助手自动抢下载
  • 微信红包照片,红包图片